《异形》访谈之三:雷德利·斯科特

prometheus-alien

1979年《异形》公映之后,电影杂志《Cinefantastique》对部分影片主创人员进行了访问,挖掘了不少幕后花絮。在此选取该杂志对本片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制片人大卫·盖勒和概念艺术家H.R.吉格尔的访谈,以便各位读者从另一个侧面了解这部经典影片的幕后故事。

2013年科幻电影十选

2013SF
不是我唬你……前头请加上私人二字。以下榜单以字母排序,我的年度科幻电影是:《环太平洋》

《恐怖地带》:一半主旋律,一半病毒梦

p455801354
如果你最近时常打开苹果的APP STORE,也许总能看到在付费游戏下载排行榜上的前五位有这样一款名为《瘟疫公司》(Plague Inc.)的手游,大大的生化危机ICON足够你放下滑动滚动条的手指而迫不及待的点进去仔细的看一看这是一款怎样的游戏。事实上这是一款2012年5月就已经上线运营的手游,而他近期屡次爬上排行榜的原因基本上和正在爆发的埃博拉病毒和正在上映的电影《猩球黎明》有些许关系。当然你很轻易的就可以在这三者之间找到一个共同点:即他们都或多或少的与传染病毒挂钩。《瘟疫公司》主打反人类的游戏设定,玩家要相当努力的在全世界范围内尽可能的传染变异病毒,胜利的条件只有一个:灭绝全人类;《猩球黎明》论述猿族与人类之间的恩怨情仇,而双方此消彼长的重大因素也是来自于变异病毒;当然最后还是要回到当仁不让的主角身上,如果说前二者多少还带着点儿中二的影子,那么埃博拉病毒则一直在我们的现实世界中忽隐忽现,犹如幽灵梦魇一般潜伏在人类社会的某个阴暗角落伺机而动。当然这么耸动的绝佳题材一定不会被电影人放过,1995年沃尔夫冈·彼德森导演的《恐怖地带》(outbreak)上映,在专注的黑以埃博拉为代表的一众凶猛病毒的文艺道路上坚实的迈出了一大步。

肖申克是如何被救赎的

肖申克公映20周年际,名利场访到一众人等来了篇全情纪要。 这边厢粗略编译下,以纪念这部从录像带到VCD再到DVD,对我的迷影路留下不可磨灭痕迹的电影。 * *二十年前这一周,《肖申克的救赎》在美公映。在阿诺、老布当道的那个年代,肖申克票房一败涂地,这部2500万预算的中等制作初发行只勉强收回1600万。时过境迁,如今的肖申克已在IMDB评分榜独占鳌头六年,也曾入围多项影史榜单评选。 Morgan Freeman对此深有体会,“跑到哪儿,总有人说:‘《肖申克的救赎》——我看过最棒的电影’”。Tim Robbins表示同意,“我对天发誓,全世界——全世界——无论走到哪儿,总有人说:‘这片子改变了我的人生’”,哪怕是世上最有名的前囚犯也不例外,“我见(曼德拉)时,他表达了对肖申克的爱。” 这么一部长达142分钟(对多数观众来说,这长度如同无期徒刑)的近代监狱片,究竟是如何成为全球文化现象的呢?借用片中一句台词来说:“地质学研究的是压力与时间。总而言之就是如此,压力与时间。” ———————————————————————— 时间倒退到八十年代,那时的Frank Darabont还是个在好莱坞底层打拼的小人物。职业轨迹虽然惨淡,作为Stephen King忠实粉丝的他却胸怀志向:誓要拍出一部King小说改编的电影。 King小说向来是好莱坞一大金矿,喜欢提携后进的他有个著名规矩:需要敲门砖的新人导演买他的短篇小说只需支付一美元。1983年,二十出头的Darabont递给King一块钱,拿后者小说《The Woman in the Room》拍成了业余短片。但Darabont真正的心头肉是中篇集《Different Seasons》里那篇监狱奇谭《Rita Hayworth and Shawshank Redemption》。想把它改成长片的Darabont决定等自己混出点模样再来找King。时间翻到1987年,Darabont终于拿到了在好莱坞的处子编剧头衔——《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 3》,心想,也许是时候了。 得到King首肯后,Darabont开始着手剧本改编。96页长的原著看上去很不电影化,大部分内容是Red对狱友Andy的追忆,与好莱坞偏爱的高概念素材大相径庭。照Darabont的话来说,King本人都“不真正明白怎么能改出电影来”,“可对我来说这再明显不过。” 即便如此,Darabont自觉时机尚未成熟,五年后才真正上马改编,其间接了些《The Blob》、《The Fly II》这样的混饭编剧活。 改编过程中,一心要“忠实原著”的Darabont沿用了小说的叙事手法,甚至将一些对白直接搬上银幕。他也发挥创造了一些新的故事点,来加深电影主题,一并添上些电影特有的暴力佐料。在King的小说里,Brooks这个小角色最后平淡无奇在养老院过世,电影里Brooks的角色更凸显,给他安排的上吊结局更是引得无数观众为之唏嘘;小说里Tommy拿知晓Andy冤情作筹码,换去了轻囚监狱,电影里的他“被枪火击成碎片”;Darabont还把小说中诸位监狱长浓缩成Norton一人,他的结局也由锒铛入狱变为饮弹自尽。Robbins将完稿称为“我所读过最好的剧本。没有之一。”Freeman的夸赞没那么夸张,但也:不是最好,至少也是最好的之一。 拼老命八周写完后,Darabont的运气来了:剧本落到了“监狱沉迷”的Castle Rock老牌女制片Liz Glotzer手上。“不知啥缘故,我就是喜欢读监狱本子。任何监狱电影剧本过来,(同事们)都会说:‘噢,Liz会读的。’”监狱电影从来算不上是票房保障,这也让人为Liz向老板不投拍肖申克自己就走人的威胁捏了把汗。但她的激情纯是读了剧本后的真情回应,都“不忍心读完,是我这辈子读过最好的剧本。” 幸运的是,公司创始人兼“教父”,同时也是大导演的Rob Reiner对这剧本也“怦然心动”了。Reiner给Darabont开出一个无法抗拒的价码:传说300万,代价是得由Reiner来导。 这数字“大体上对路”,Darabont说,顿了顿后又说道“好在这儿把话说明了…这些年来我读到那么多猜测,现在有了互联网,每个屁都不知道的混球什么都知道。我听到有的版本说,关于剧本有过一些权力斗争,可真相再简单不过。” Reiner本人也在中篇集《Different Seasons》里淘到过金子,把小说《The Body》改成了奥斯卡提名的86年电影《Stand by me》;而后还拍过同样大受好评的King小说改编电影《Misery》。借着92年《A Few Good Men》热卖的东风,Reiner觉得主演的Tom Cruise同样能扮好肖申克里的Andy Dufresne。虽然Darabont推销剧本做的是连带执导的一揽子买卖,Castle Rock还是问他能否另作考虑,用“一大堆钱”来换取Reiner与Cruise再度携手的机会。 出生于法国难民营,幼时在洛城贫穷度日的Darabont感到了诱惑。“在我熬编剧的日子里,几乎连房租都交不起。”肖申克这票买卖还终于能让他在编剧这门职业里登堂入室。Glotzer也证实Darabont为此“深受折磨”。雪上加霜或者说锦上添花的是,Castle Rock还答应:要是这次能妥协,会资助Darabont拍任何其他想导的电影。令人吃惊的是,Darabont最终还是拒绝了,“你可以不断为金钱推延自己的梦想,然后,一直到死都没做成想做的事。”尽管如此,亲执导筒的决定让他“极度紧张。做这行被操再容易不过。照合同办事,(Castle Rock)大可以在初次会议后就炒了我,说我不称职什么的,然后就,噢,我们会让Rob Reiner代替你。” 然而,Reiner对得起自己在圈内“高风亮节”的名声,最后扮演了Darabont导师角色——不过,照Glotzer的说法,这事确也让他内心留了个结:“Rob开玩笑说:‘(《Different Seasons》在我桌头放了这么多年。按说我们总该读过下一个故事吧!可我们没有。”(按:中篇集里其实肖申克才是第一篇) 导演一到位,选角随之开始。小说的叙事者是个爱尔兰裔白人,Red这个诨号正由此而来。 Darabont想到了最爱的Gene Hackman、Robert Duvall,可他们都没法接。最后是制片Glotzer撇开种族问题推荐了Morgan Freeman。 主角Andy给了90年代那些大明星们,Tom Hanks和Kevin Costner都拒绝了。Tom Cruise很喜欢这剧本,甚至和电影人坐一起读了本子,但最终决定放弃,只因为不想听菜鸟导演发号施令。Cruise考虑过还是接下这片子,前提是Reiner同意更多涉入。“Rob说:‘不,如果你同意和(Darabont)一起拍,那是他的电影,”Glotzer说道,“所以Tom Cruise没接手。” Freeman坚称是他推荐了Tim Robbins,Darabont对此表示服从,“如果Morgan说是他提到了Tim,我完全愿意以他的话为准。”前一年凭《The Player》荣膺戛纳影帝的Robbins事业蒸蒸日上,算得上是一线男星。正是靠了这种一线地位,Robbins坚持要Darabont起用老资格摄影师Roger Deakins,好平衡Darabont本人经验上的不足。Deakins刚和Robbins在科恩兄弟的《The Hudsucker Proxy》有过合作。未来的“黑道大亨”James Gandolfini因《True Romance》婉拒了强奸狂Bogs角色;Brad Pitt原本已经接了Tommy这角色,结果《Thelma & Louise》里卖肉一炮打响,从此只演主角,就此退出。

史上最便秘的蜘蛛侠大讨论


严重剧透
别说我没警告你
别说我没警告你
别说我没警告你
别说我没警告你
别说我没警告你
别说我没警告你
别说我没警告你
别说我没警告你
译自Vulture
好吧,那我们来聊聊漫画史上最病态、最便秘的一次辩论,那场已经绵延四十多年的辩论,那场因新蜘蛛侠电影被重新点燃的辩论…

《2010太空漫游》:人类的宇宙大同白日梦

我的天啊,漫天的璀璨繁星!
—–大卫鲍曼(《2001太空漫游》男主角)

自从库布里克在1968年的大银幕之上为全人类展示了那无以名状的巨型星孩后,对《2001太空漫游》的解读与分析从没停止过。即便在2014年的今天,我们的时间线仍然被覆盖在这系列作品的宏大叙事空间体系中。《2010太空漫游》作为其续集的存在,自然也充满了无数的戏剧性,他同样承载了原作者阿瑟克拉克与库布里克在小说跟电影两个文本层面上的巨大能量,以至于我们有必要将探究的目光再度转移到他们的身上来。这场关乎宇宙的终极奥秘以及人类命运的谜题,对其答案的发现揭秘旅程终于开始了。

《异形》访谈之一:大卫·盖勒

转眼之间以太陌客已经走过四年,大尉也已和大家一起埋汰了三年。
我爱你们。
在参加了埋汰电波《普罗米修斯》的录制后,曾想组织一次关于《异形》首部电影的电波节目,不过由于种种原因至今未能实现。而当时为准备节目写下的一份提纲,今年也终于成文,并有幸发表在《读库》的1305号上。除了这篇回顾整部电影来龙去脉的文章外,还从1979年的《Cinefantastique》杂志中翻译了三篇对影片主创人员的访谈,值此站庆之际陆续刊登,希望诸位看官能够喜欢。
首先是Cinefantastique对制片人之一大卫·盖勒的访谈,除影片本身外,他也谈及了与剧本原作者丹·欧班农之间的意见分歧等话题。

《我们窃取秘密:维基解密的故事》:为了全人类觉醒而爆尿

有三件事情无法永久隐藏:太阳,月亮与真相。–悉达多
如果我们要颁发一项2013年度最吸引全球人民围观奖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斯诺登同志将无悬念摘得。这位公然与美国政府唱对台戏的高调泄密者再一次令某些人蒙羞,而他的这一系列作为又很容易让人们联想到之前席卷全球的维基解密风暴,以及他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如今在这股大潮尚未褪去的时刻,纪录片《我们窃取秘密》的推出又将我们的目光重新拉回到这一暗流涌动从未停息过的信息杀场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