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造琼斯记

卢卡斯影业的凯瑟琳·肯尼迪已经在《名利场》上确定了新的印第安纳琼斯的计划。身为前四部《夺宝奇兵》的制片人,她说的可信度很高。但是,肯尼迪只是说了迪士尼“有朝一日”会再拍一部琼斯电影,没提剧本,没提准备拍续集,前传还是重启整个故事。这样听起来,不确定感丝毫没有减少。 确定也好,不确定也好,反正新片也不妨碍大家怀古。于是大家又纷纷开始从头回味《夺宝奇兵》系列。 对于印第安纳琼斯来说,他的诞生比1981年的《法柜奇兵》还要早三年。1978年一月23日到1978年一月27日,乔治·卢卡斯,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和劳伦斯·卡斯丹就一起讨论了整个印第安纳琼斯的剧本。 Reddit上挖出了一份他们讨论的超详细全记录,记录了这场创造琼斯的头脑风暴。 B&N的作者Adam Rowe从中选出了一些值得注意的细节。 琼斯的造型以《碧血金沙》里的亨弗莱·鲍嘉为模板 卢卡斯提到他希望琼斯的造型是 “要属于约翰维恩,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肖恩康纳利风,但是要带点鲍嘉的邋遢的感觉”。卢卡斯补充说明”就要碧血金沙里鲍嘉那种感觉的卡其裤,牛仔夹克,那种感觉的帽子,手枪,手枪的皮套要那种一战风格带个盖子的。琼斯将会带着他的枪进入丛林之中”。 他们希望琼斯对什么东西有点害怕,但没想好具体是什么东西 “他怕什么?他应该怕点什么,”斯皮尔伯格提到这一点,卢卡斯也同意,但是没有提出什么建议。但是他早些提到过琼斯的鞭子“像蛇一样的盘在他的身后,而且每次他挥舞起鞭子都是对对手的威胁”。看看,这不就是。 彼得·福克曾被考虑饰演琼斯(大概也只有五秒钟) 卢卡斯一直在描述琼斯的长相:“彼得·福克有一点琼斯的感觉,一个鲍嘉似的角色。而且他也有点邋遢的感觉,不是那么正好合适,但是……’ 斯皮尔伯格结束了这种设想:“彼得也过于邋遢了。” 如果看过他在《神探可伦坡》或者《公主新娘》里的角色,就知道“过于邋遢”是什么意思了。这一点也证明了卢卡斯有多么喜欢用“邋遢”(Scruffy)这个词了。还好这回没提nerfherder。 马克斯·冯·赛多被提到作为一个“濒死的”导师角色 斯皮尔伯格建议再加一个卡司之外的角色。“琼斯应该有一个导师。一个你从来没见过,但是他时不时会提到的人,一个你想要见到的人。这个人教授了他一切。这个人给予了他现在所有的能力。也许是某个德高望重的考古学家,年龄大概九十几岁,就像马克斯·冯·赛多,而且已经生命垂危。然后你就知道一切故事其实是从这个人开始的。” 此处除了证明斯皮尔伯格想把琼斯像邦德系列那样不断添加新的角色,而且有趣的是他们提到了冯·赛多。斯皮尔伯格当时其实把他给说老了三十几岁,但是现在的冯·赛多年龄真的到了九十几岁,而且他出现在了卢卡斯影业的另一部电影:《原力觉醒》中。有理由相信他在这部电影里应该也是导师角色。 有一些想法被用在了后续故事中 斯皮尔伯格建议了一种鞭子的用法:“在电影的某个时刻,他用鞭子拉回了一个正在走出房间女孩。先是鞭子绕住了她,然后她旋转着被拉回来,最后旋转着跌入了琼斯的怀中。” 这个场景不是在《法柜奇兵》,而是在《魔域奇兵》里出现了,同时出现的还有他们后续讨论到的矿井过山车。卢卡斯提出让琼斯完成一些捉鬼任务,在《少年印第安纳琼斯大冒险》当中,琼斯就和一些鬼怪和恐怖城堡纠缠起来。可见这个早期的头脑风暴的持续功效。 “迪士尼游乐车一样的”场景真的变成了迪士尼游乐车 对电影开头的场景,斯皮尔伯格说,要“那种迪士尼乐园游乐车的感觉”。几十年后,此言成真了,迪士尼真的造了个琼斯冒险。 琼斯一直是一个愤世嫉俗的浪漫主义者 “我觉得基本上他对这整件事情带着愤世嫉俗的态度,”卢卡斯说。“也许他认为反正一定有人要找到这个东西。那最好是他来找到,把它送到博物馆去让人们去研究它,用一种正确的方式揭露它的秘密。”

在太空看《地心引力》,然后呢?

国际空间站有了新的高清投影仪,NASA的宇航员Scott Kelly发推表示小伙伴们愉快地聚在一起看了《地心引力》。 如果你还不知道《地心引力》Gravity 讲的是啥,现在太晚了,要剧透了。讲的是一群人在外星球被未知生物攻击然后孵化出了怪物,怪物大开杀戒,最后只有大美女和大美猫活下来的故事。看来各位宇航员的心里素质确实都不错。 Nerdist 又脑洞大开给各机构的小伙伴都安排了观影计划,指导科研工作者科学练胆。 泰坦尼克号:给鹦鹉螺号上的小伙伴们 这里说的是鹦鹉螺号科考舰,目前他们在墨西哥湾进行深海科考任务, 官网在此 。科考舰配备了四台遥控车(ROV), Hercules, Argus, Diana和Echo。官网上可以看到很多他们发回来的深海的影像,总感觉深海和太空有相似之处,深邃又迷人,怎么都看不够。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领导科考任务的Robert Ballard博士就是以发现泰坦尼克和俾斯麦号战舰残骸而出名的。此时感觉,在这样的boss的船上看泰坦尼克有拍马屁的嫌疑。 星球大战3:绝地归来:戈尔贝布研究中心 在纳米布沙漠的中心,有一个神秘的的科学研究组织。他们以研究与培训地球卫士为己任,他们研究的课题从考古学、人类学到气候与生态,它是沙漠中的人类文明之花。它就是戈尔贝布研究与培训中心(Gobabeb Research and Training Center)。独特的地理位置可能导致它在未来可能发生的战斗中极易受到外星沙漠生物萨拉克的攻击。队员们,先了解敌方战术,看好你们。 怪形:南极天文台的各位都得看看 南极天文台(SOUTH POLE OBSERVATORY)位于地理南极的南极高原海拔2837m处。天文台的工作人员们都会执行长达一年的任务,其中有九个月的隔离期,还要经历南极长达六个月的黑暗。后面的故事可能是这样的,前一分钟还在用望远镜观察宇宙的科学家,后一分钟就面临外星生物危机了。 大白鲨:水瓶座实验室 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拥有世界上唯一一处水下实验室——水瓶座实验室(百度上叫宝瓶座)。它位于海平面下约十八米处,被用来进行多项研究,从海洋生态系统到气候变化。这种环境基本上是跟鲨鱼做邻居,为了保持邻里关系和睦,还是不要看这种讲邻居坏话的电影了。 小伙伴们还有什么建议吗?

Serial —— 播客中的火线

最快达成ITUNES五百万下载/在线收听量的播客,平均单集下载百万,开播前已经是Itunes排名第一的播客(一段预告足矣) “史上最好的播客”,“播客中的The Wire”,“大家一直在等的播客” 一个已经拥有庞大Reddit页面群,和多个每周做recap、讨论的粉丝播客的播客 这些说的都是一个10月3日刚开播,至今区区8集,每周四上午东部时间6点整准时放出的新播客——Serial Serial的创始人是Sarah Koenig,她给也许是史上最著名的播客This American Life当了十年制作人,早前有过记者经历,包括为Baltimore Sun作法律报道(话说The Wire的David Simon早年也在这家报社做罪案记者) 正是她当年在Baltimore Sun一篇关于某位执照被吊销律师的报道,引来了一位巴基斯坦裔小律师Rabia Chaudry的关注 1999年,Rabia那人人都爱的邻居巴裔少年Adnan Syed被捕入狱,罪名是勒死韩裔前女友Hae Min Lee;控方的证据来自一位“帮助处理尸体”朋友的证词 Adnan被判无期徒刑,服刑至今;但很多朋友、亲人一直都不相信他是凶手 为他辩护的律师正是后来被吊销执照的那位,所以一年前Rabia找到了Sarah Koenig,问她能否看一下这个案件,Sarah同意了 这坑一陷进去就是一整年,Sarah的工作精力全扑到了案子上 原本就在考虑给This American Life做衍生剧的她灵机一动,遂有了Serial。 播客的形式近似于纪录片,Sarah的旁白、陈述,与Adnan的定期对谈,当年的拷问、法庭陈词录音,15年后对相关人员的采访录音,影视纪录片能有的素材基本都用了 貌似简单的案子背后矛盾、奇情处不少,Sarah的叙事手法也向精彩罪案影视看齐,不时有日记本、罪案路线重演这样的大招放出 再加一季一个故事的迷你剧形式,难怪无数人将其比作“播客中的《真探》” 同样也有很多人将它与Lost并论,担心Sarah成为又一个圆不了场的Damon Lindelof 但显然与Lost不同的是,Serial来自真人真事,而Sarah在媒体采访中一直坚称自己并不知道结局会是如何 第一季据说会是12或15集(一周制作一集,与播放同步,制作方压力山大),感恩节停播一集,预计12月完结 至于下一季内容会是如何,Sarah自己也还没谱,这样的案例毕竟难求,以后的内容未必一定在罪案方向。 开播一个多月,Serial已经成了席卷欧美的文化现象 Reddit子页面上无数业余“侦探”在做人肉调查,之前波士顿马拉松案吃过一趟亏的Reddit只得不停手动删除被透露的相关人员私人信息 有高中语文老师组织学生课堂集体收听Serial,写相关作业;还有其他高中鼓励学生研究、破解谜团,挂黑板进行标注 名人粉丝更是数不胜数: 导演Jason Reitman在等待的间隙学会了撩人的钢琴配乐 Modern Family的编剧/制作人Danny Zuker发推说“我最爱的电视剧正在电台播出” 喜剧演员Patton Oswalt放出一张众人围坐笔记本前,眼睛望向虚无的照片,称之为“收听派对” Darren Aronofsky上推赞扬Serial后,立马有人评论:“完全同意,拍成电影吧。” 不用急,已经有好莱坞人找上制作方,寻求改编电视剧或电影的可能性了 至于我自己? 上周末下了全部8集,前晚睡时开听,起床刷牙听,地铁听,走路听,走路听,地铁听,刷牙听,一直到睡觉binge listening完毕 周四早点来啊! 收听、下载地址在此 Serial

导演出新砖

B级片大导约翰卡朋特2015年二月要发一张新专辑。这张名叫Lost Themes的专辑本来据说是从以往的电影配乐中挑选一批来一张The Best of John Carpenter,结果这种很chao怀leng旧fan的事情人家根本没稀罕,拿来的都是从未发布的作品。卡朋特管他们叫“想象中的电影的配乐片段”。 歌单在此: 1. Vortex 2. Obsidian 3. Fallen 4. Domain 5. Mystery 6. Abyss 7. Wraith 8. Purgatory 9. Night 翻译分别为:漩涡,黑曜石,陷阱,领域,神秘,深渊,幽灵,炼狱,夜晚。不得不说这张单词表真的是一片漆黑。 现在可以在scared bones records的网站上听到Vortex。 多才导演配乐历程见原来大大发过的文章:约翰卡朋特谈配乐

低潮之后,Frank Miller归来

先平复一下看到标题图片惊喜与惊吓同在的复杂心情。《罪恶之城2》上映连线采访了Frank Miller,顺便回顾大师的前半生。 我们看见一个独自痛苦蜷缩的中年男子。他的衣服破了,眼睛肿得睁不开,但是拳头仍然紧握。他是一个英雄。他就是蝙蝠侠,Frank Miller创造的那个蝙蝠侠,此刻正出现在Miller的T恤上。 Miller微笑着。他正坐在位于曼哈顿地狱厨房附近的工作室内。他的胡须里掺了些红棕色,眼睛水汪汪的看上去很温柔,长发从草帽下露出一截。而且因长期的伤寒,他咳嗽的厉害。但不要被那脆弱无害的外表所迷惑。Miller手握着一支世界范围内最强的义军,他们被一个堕落的社会推向边缘。而正是这支队伍,过去三十年间在流行文化中屡屡引起共鸣。1986年,他的突破之作,《蝙蝠侠:黑暗骑士回归》,颠覆了以往道德高尚的英雄人物的形象,塑造了一个坚毅的都市勇者,这也让传统纸质漫画书重新席卷了书店。他创造了独立漫画《罪恶之城》,一部黑白悲剧选集,后来他和Robert Rodriguez一起将这部作品搬上了大银幕。他的漫画小说《300》让Zack Synder跻身一线导演行列,也引发了一票想要复制其成功的模仿者们。他的主角们都是斗士、孤独者,他们因内在对正义的追求而与周遭严酷的环境做着斗争。他们常常流血但从不屈服。 Miller对自己价值观的直言不讳并不仅限于漫画书和电影。他的特立独行足已证明他有资格跻身漫画业界反剥削反审查的最强音之列。但与此同时,Miller又有些像他自己刻画的那些反英雄角色:其极度的我行我素往往反将自己推上独木桥。他创作的一部分图像小说甚至令他的不少粉丝都望而却步,其中一部被连线评价为“有史以来最恶劣、最粗俗、报复心最强的小说”。他随后在网络上的回应引起了公愤,一部分的公愤甚至来自于他最忠实的支持者。近些年,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这种情况到此为止了。八月底,Miller以编剧和联合导演的身份带着《罪恶之城2》回到了聚光灯下,作为2005年那部令他名利双收的作品的续集。无法保证这不是一部重复的表演。剧本——改编自原作亦加入了新的素材——已经被打磨了数年。原定2013年十月上映却被推迟了将近一年。从创作阶段开始,这部电影就没有给媒体透漏什么。Miller和Rodrigues再度携手,原版卡司(Bruce Willis, Jessica Alba, Mickey Rourke)和新角色(Joseph Gordon-Levitt ,Eva Green)的加入,让这部电影听起来应该不会太不好看。问题在于Miller能否再次整合这些力量来产生一部令人着迷而非怪异的作品。 而现在,他只是一个坐在自己工作室里的男人,谈论着一直喜欢的乡村音乐。不出意料的他喜欢Jonny Cash和Kris Kristofferson这样的反叛者。但是Emmylou Harris的女高音却最能打动他。他在原版《罪恶之城》的关键一幕中用了Harris翻唱Neil Young的” Wreking ball”。看这个镜头时,他哭了。Miller尤其喜爱她翻唱的Bob Dylan的作品,特别是翻1976年《Desire》那张的。“Bob Dylan总是用一种近乎疯狂的方式演唱”,Miller说,“但是她始终可以把他拽回来。” Miller曾有过如此的伴侣,但几年前他们分开了。“现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像Emmylou这样的人了,真的,” 他说。“我现在更偏爱独奏。” Miller在佛蒙特的乡间长大,有六个兄弟姐妹。每当他受不了大家庭的喧闹时,会在家周围14英亩田地里扮演人猿泰山,爬到很高的树上,然后从树枝之间掉下来,最后血肉模糊的回家。他的母亲,一位战地护士,从不娇惯他。“她会把我扔到浴缸里,当时我才五岁,然后给我洗头,给我贴好创可贴,就又让我出去玩去了。” 在遍体鳞伤的日子里,他在当地的电影院看了《斯巴达三百勇士》,见识了绝境之中的人钢铁般的意志。还有Mickey Spillane, Raymond Chandler, Dashiell Hammett的那些侦探电影,给他树立了另一种硬汉的榜样。“那个到处是穿着长风衣,带着大手枪的反面角色的世界,还有那些美丽的女人们,他们都帮助我找到了自己专注的方向。”他说。还有Spillane的忠实爱慕者Ayn Rand,她的浪漫主义宣言让他体会到英雄小说的魅力。当他在高中管理校报的时候,他在报纸上攻击那些老师们所做的他看不惯的事情。“他们根本阻止不了我,”他说,“因为我知道如何运用纸媒的力量”。 Miller在1976年搬到了《出租车司机》时代的纽约,一个紧张兮兮、瘦骨嶙峋的乡下青年,一台伊卡博德起重机,身处这个“处处危险”的城市中。那段用花生酱三明治和廉价汉堡充饥,用偷来的链条锁车的日子里,Miller处处碰壁。回佛蒙特采油去吧,人们都这么跟他说。他找了份工作,在陌生人的仓库里干着木匠活,结果雇主是个被黑手党追杀的可卡因贩子。Miller有天走进仓库看到“有几个人拿枪指着我。下一件记得的事情,就是我在三个街区之外,大口喘气。” 这绝对不是这城市给他的最后一次恐吓。 但他仍然经常跑到他最爱的蝙蝠侠创作者Neal Adams的工作室去,为了获得指点。这个紧张的孩子总是安静地听完Adams对他的自制黑白犯罪漫画耐心剖析。“他告诉我我没天分,而且我根本就不可能成功,”Miller说。“但问题是每次我找了份工作都会被炒掉。所以不去画漫画我根本就无事可干。” “让他停手就像是想要违抗天命,”Adams说。“他就像一块海绵。最后一次他来的时候带了六页纸的稿件。我看了一遍跟他说哪不对,哪可以改进。他说’你这么说我是不是得重画一遍。’ 我说,’好吧,是的。’ 他说’好的,但是问题是,我投了搞,他们收了。’ 我说,’既然这样,不用重画了;我想你已经开始了自己的事业。’ ” 从此,Miller开始了自己的漫画生涯。1979年他开始了《超胆侠》的绘画工作,不久就开始成为这个系列的编剧,这让他成为了全世界超级英雄漫画界罕见的人物:一个被允许创作剧本的艺术家。八十年代末,超胆侠利落的对话和富有创意的卡通形象开始大卖起来,也让Miller成为了业界新星。“Frank开拓了漫画新疆域,是漫画界的先锋,” Jenette Kahn说,她是当时DC漫画的总裁和发行人。“所以我约他午餐,然后跟他说’告诉我你想要做的,无论你认为它有多不可能实现。’” Miller创作了《浪人》,一部融入了八十年代赛博朋克的反传统科幻武士传说。这项充满野心的计划对DC来说却有很大风险:Miller向来喜欢创作自主和保留版权。“Frank不喜欢仅仅因为他为一个公司工作就对公司言听计从,”Lynn Varley说道,她为这个系列上色。“他想要打破这个体制,就像Cary Grant打破了好莱坞工作室体制一样。“ 《浪人》带有强烈的Miller和Varley的印记,无论是专业角度还是私人角度。在长时间工作的相处中,他们开始约会然后搬到了一起。当1983年夏天《浪人》发表的时候,好评如潮。Varley的色彩给了Miller的艺术以更大深度和名气。“这几乎改变了整个行业,”Khan说,“给未来的漫画的发展树了新路标。“ 虽然Miller的事业已经起步,但曼哈顿的日常暴力却屡屡对他造成伤害。“纽约已经不宜人居了,“Miller曾对一个朋友说。在忍受了一个月三次打劫之后,他和Varley决定逃去LA生活。当她到西边寻找新住所的时候,他留下来找些工作,让他们可以尽快付清欠款。有一次他把一张支票放在口袋里,又一次,有人想要打劫他。“Frank对那个家伙大发雷霆,”,Varley说。“他也没打那人或者怎样,他只是暴怒了,然后那家伙被吓走了。我们当时在处于崩溃边缘。” 这些情绪或许都促生了Miller的《黑暗骑士》,它重新将蝙蝠侠定义为一个心怀怨恨,头发竖起的55岁男人,每天都准备好了打击犯罪。1986年出版,同年Miller 和 Varley结婚。它成为了一个文化现象,得到了滚石和Spin长篇累牍的报道。评论者和读者们都被他对原始素材的重新诠释深深吸引。和同年出版的Alan Moore的《守望者》一起,《黑暗骑士》给漫画界争回了面子,也向媒体们展示了他们打破新闻摊和漫画店局限的重要超越。他们一起巩固了漫画作为一种文学形式的可行性,而且塑造了当代的矛盾英雄形象——黑暗骑士明显启发了蒂姆波顿1989年的蝙蝠侠电影和受其影响的后继者。Miller当时是一个充满善意的公众人物。他早就是漫画圈子里声音最响的一只牛氓——组织人们去打击MPAA——有点像评级系统,为那些因狂热反淫秽斗士们而遭遇损失的零售商们筹款——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他已经是一个被粉丝们绑架的名人了。 黑暗骑士的几年之后,Miller发现自己处于职业的十字路口。声名鹊起“有点让他乱了阵脚”,Varley说,“一个体会过成功的狂喜的人,都会在成功之后经历困惑而且很难再理清思绪。”Miller尝试过写剧本,他为两部《机械战警》写过剧本,但是电影没有成功,好莱坞的苦差让他异常痛苦(“你得一直小心”我爱你’这句致命的话,”他说,”这意味着’我已经把匕首插进了你的背而且正打算要把它拧一拧。’”) 但他永远也无法完全舍弃电影业。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看着他漫画长大的一代人开始在好莱坞崛起,他们开始想要翻拍他的电影了。艺术家Geof Darrow对Nerdist说沃卓斯基曾想要把Miller和Darrow的漫画Hard Boiled改编成动画电影,但是Miller拒绝了,总想和尼古拉斯凯奇拍个动作片版本。(Darrow 和 Miller现在都对这事没法确认)。Darren Aronofsky与Miller合作改编了《浪人》和《蝙蝠侠:第一年》。“Frank发现写剧本的过程简直令人窒息。他总是从LA郁郁寡欢地回来,”Varley说。“在外你遭受打击,但是还算有个不错的薪水,然后你就回家继续画漫画。” 这部漫画保存了最纯正的Miller的想法。《罪恶之城》在1991年诞生,彼时Miller拿起了自己已疏于使用的钢笔,回归到了那些从不卖座的黑白犯罪传说中。就好像所有的一切,后院的那些擦伤,Spillane 和Rand, 超胆侠和蝙蝠侠,在好莱坞写剧本时的那些心碎往事,都统统被他蒸馏提炼。在Miller的世界里,主人公不大可能会挺身反抗最邪恶的力量或者对面直视邪恶。在这个世界里忠诚是一种美德,但是有情人却不能终成眷属,老面孔意味着危险。那些激烈的打斗定义着孤胆英雄的身份,他带着复仇的任务。有时险象环生。

辛普森一家与神秘博士的多年爱恨

Doctor Who最新一季还没有看,国外的童鞋们先扒出来他和辛普森一家那段不得不说的往事。 首次出现 第七季 “Sideshow Bob’s Last Gleaming” 时间可以追溯到1995年的那个十一月。Tom baker着全套博士服装上阵。 第七季 “Bart the Fink” 1996年的四月 漫画哥推着一车墨西哥卷饼从饼店里出来然后说“嗯,这么多粮食储备应该够进行神秘博士马拉松了。” 第十季 第九集 “Mayored to the Mob” 1998年12月 Tom baker在漫展上再度出现给小盆友们签名~ 第十一季 “Treehouse of Horror X” 1999年 漫画哥的神秘洞穴里放了好多科幻人物被封在塑料袋里,其中有一只就是那谁博士。 第十八季 “Springfield Up” 2007年 里头有一句台词说:“Check with me in 8 years, Doctor Who. I’ll be kicking your ass with a golden boot!” 第二十三季 “Holidays of Future Passed” 2011年 未来伦敦一瞥中出现Dalek 第二十四季 “The Day the Earth Stood Cool” 2012年12月

最让人匪夷所思的十大阴谋论!以太陌客原创主题Tee套装

爬虫人起源 爬虫人是一群面目可憎、直立行走的人形蜥蜴。这些奇异的生物不仅是科幻小说中的常客,也是阴谋论和幽浮学界常常讨论的热门话题。阴谋论学家大卫·艾克认为一群伪装成人类的变身爬虫人操控着整个人类社会,他更进一步指称英国王室就是一群穷凶极恶的爬虫人。不过也有人认为爬虫人并非真实存在的异星殖民者,它们只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抽象概念罢了。想象一下,如果那些道貌岸然的世界领袖真的是一群爱玩尾巴的外太空蜥蜴………..   脑控 想象一个场景,你的兼职是送披萨的,有人打来电话定了一个12寸披萨,你便轻车熟路的出发了。你很快就到达了预定地点,你敲响了客人的大门,门打开了,你还没看清对方的模样就失去了知觉。当你再次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身处监狱,密集闪光灯让你睁不开眼睛。但是你知道在你昏迷不醒的时候做了什么吗?你徒手爬上了一栋年久失修的大楼顶层的水箱,你安静的等待车队的经过,你熟练的瞄准、轻轻扣动扳机,准确的命中了总统候选人的眉心。当然,这些故事都是他们告诉你的,而你却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飞碟(气象气球) 1947年7月一个雷电交加的晚上,一个不明物体坠毁在新墨西哥州罗斯维尔附近的一座农场旁。当地报纸和电台在稍后发表的新闻中告知公众,这是一艘满载外星来客的飞船。不过事情很快发生了转机,当美国陆军介入之后,这艘所谓的飞船立即成了用来进行科学实验的气象气球。所以下次当你认为你看到一只飞碟的时候,那其实很有可能只是气象气球而已。   911阴谋 为何飞机燃料会让世贸中心倒塌?为何在911前一天拉姆斯菲尔德才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2.3万亿军费的失踪?7号建筑为何在双塔前倒塌?一群只接受过简单训练的恐怖分子为何能准确撞击双塔?有太多警察、消防员、飞行员、市政员工提出了更多的疑问,怀疑者们推动了911真相调查,不过时至今日,这仍是一个大而不破的阴谋论泡泡。   化学尾迹 普通的飞机尾迹很快便会消失,而化学尾迹则是一种长期停留在高空中的神秘气体。90年代初,调查记者威廉·汤玛斯在一档著名的阴谋论电台节目中第一次提到这个概念后,关于化学尾迹的阴谋论就像洪水猛兽般倾泻而出。怀疑者认为这些化学物质带有某种邪恶的目的,旨在破坏人们的免疫功能,为大型制药公司牟利。当然,主流科学界一如既往的为这是一个无中生有的谬论。   媒体集团 随着传统媒体的兼并整合,今时今日,它们已经发展成庞大无比的信息怪兽。这些媒体掌控着新闻、运动、音乐、科学和教育等社会方方面面的发言权。不幸的是,媒体集团无意站在普通人的一边,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当权者的利益歌功颂德。你知道吗?全速运转的媒体集团能将一堆狗屎包装成MTV里的流行时尚,而你却守在电视前像只猴子似的傻笑。   氟化物 “氟化物是本世纪最大的科学欺诈。”前美国环境保护署科学家罗伯特·卡尔顿教授如是说。氟化物无处不在,在自来水里、牙膏里、有些地方甚至在食盐里加入氟化物。支持者认为氟化物能有效的保护人们的牙齿;反对者则认为氟化物是源于邪恶德国化学家的阴谋。双方都无法拿出确凿的证据以证明氟化物是否有害。于是这场漫长的辩论还在继续…..   登月恶作剧 毫无疑问,在登月阴谋论者的眼中,库布里克导演了这场天衣无缝电视秀,宇航员们不过是任他摆布的棋子。尼尔·阿姆斯特朗在登月过后就此离开公众视线,成了一名乡村教师。而第二个登上月球的太空人巴兹·奥尔德林更在一场电视直播中被问及月球上的感受时,当场精神崩溃,呕吐不止(而以巴兹为原型的卡通角色巴兹光年则只是个活在幻想中的家伙)。为何早在1969年就登陆月球的我们却从未考虑过故地重游呢?搞不好这些壮丽的登月场面都是在亚利桑那州的沙漠中拍摄的。噢对了,NASA又神奇的丢失了第一次登月的原始录像带……嗯…这一定是个巧合。   转基因作物 转基因作物可能是拯救人类粮食问题的天使,也可能是大型化工集团为了垄断市场而释放出的恶魔。关于孟山都的阴谋论层出不穷,这间公司将种子打上知识产权的标签,千方百计的渗透进权利的中心,并一步步逼迫普通农场主放弃他们的非转基因种子。人们对这种逆天而行的技术充满恐惧,而且这种恐惧将会一直存在下去。现在,转基因食品早已无孔不入,它的副作用仍旧不得而知。面对强烈的争议,你的选择是?   疫苗 在阴谋论者眼中,疫苗不仅仅没法抵御病毒,还能将人变成智障和药物依赖者。比尔·盖茨在一次演讲的开场中说道:“如果我们善于运用新式疫苗,保健照料及生殖服务,我们或许可把总人口数下降10%到15%,但现在我们看到的还是1.3%的增长。”恩…..他到底想说什么?把我们全部消灭?考虑到我们有可能会搞错他的意思,不过这仍旧发人深思。也许这些顶尖的头脑正在策划怎样用疫苗将我们这些微不足道的平凡人逐个抹去,以节约更多的资源,也许下一代疫苗里充满了纳米机器人,那些小东西会钻进你的血管,把你变成一具可悲的人形机器。   套装附送的徽章代表十种阴谋论,因为数量有限,只能随机附送单枚徽章哟   T恤正面 阴谋星球图案   T恤背面是锡帽子小人儿LOGO 套装内含棒球帽一顶 购买请点 http://dongxi.douban.com/show/1953480/ 亦可通过参加豆瓣折锡帽子大赛免费获得,详情请点: http://www.douban.com/online/11872027/      

电影杂志《虹膜》上的动画专栏「Animefever」

1
一周前,既字节社、拇指阅读、网易云阅读、和豆瓣阅读之后,付费电子杂志《虹膜》登陆中国亚马逊Kindle商店,并迅速登上了亚马逊销售飙升榜第一位;两天前,为方便海外读者阅读购买,《虹膜》又登陆了美国亚马逊的Kindle商店,进一步拓展了已有的电子发行渠道。
如今,这份蒸蒸日上的影本位电影杂志将开设一个专门的动画专栏:
Animefever」。

老派忍者神龟迷的五个选择

文章来自连线 如果迈克尔贝监制的这部忍者神龟没能让你满意——即使他们在你已经绝望的时候偷偷放进去一句“cowabunga!”。为了满足你对美好旧日神龟的渴望,你上哪找呢? 这些穿着半块龟壳的英雄怎么说已经存在了30年了,关于他们的作品肯定多到选不过来,所以在此简化出一份选择,减少你的购买压力。无论你是考据派,怀古派,没事找岔派,或者只是单纯想找点好看的东西,如下建议都可以让你顺利开始忍者神龟之旅。坐稳扶好,找点吃的,好好研究一下吧。 第一部忍者神龟漫画系列(1984) 神龟传说的创造者其实是Kevin Eastman和Peter Laird。这个系列开始时只是对Frank Miller作品的模仿,跟漫威的超胆侠同一时代发生(如果你曾经疑惑为什么忍者家族会叫脚帮The Foot,完全是因为超胆侠里头有一个手帮The Hand,真的就是这么简单),这个系列的第一册几乎跟人们今天看到的忍者神龟故事毫不相干而且略显笨拙。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它的魅力。可以把它比作名人的尴尬的高中时代的照片,但是要把“尴尬的”换成“有点酷的”。 李奥纳多漫画(1986) 全篇高能动作戏可能不是你真的想看的神龟,但是这个绝无仅有的故事绝对值得一看,李奥纳多被脚帮伏击,洋相尽出。他不仅独自一人恶战群忍,而且最后完败。结尾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他被从窗子里扔出去了。后来忍者神龟的故事又回归到主线中,但是如果你单看这一个故事,绝对是漫画中一朵虚无主义的奇葩。 忍者神龟动画系列(1987-1996) 忍者神龟的最初动画版应该是人们知道它的原因。再悄悄地告诉你,是作为一部儿童剧播出的。这部剧也塑造了大家熟知的人物和他们的口头禅(”cowabunga”)。如果要怀古,看前两季。如果想看点不一样的,可以选择欧洲之行系列和最后三季。这部分经过重新设置更为大胆,但是仍然保持了周六上午场的高水准,易于入门。 永远的忍者神龟(2009) 永远不要揣测电影制作者们的心。“不如我们把不同版本的角色放到一起去吧!(最初的1984年漫画版,1987年动画版和2003年的真人版)”这样做的结果不是再火一把就是砸了自己招牌。还好的是混搭产物创造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多层次的体验,无论是1984年的神龟都是灰色的因为漫画是黑白的,还是故事最后以Larid和Eastman提前25年创造出了神龟。这可能是最诡异最精分的一部忍者神龟电影了。 目前发行的忍者神龟漫画(2011-) 虽然这几年有忍者神龟的新漫画新电影还是新的电视剧,但是这部IDW的漫画还是有它自己的卖点。它不仅继承融合了以往角色的优点,还找来了Eastman参与其中,负责每个故事的联合绘制和设计。这有点像J.J.Abrams版本的星际迷航之神龟星人,但是少点晃眼的光晕。 图片来自IDW Publishing

《冰龙》:低龄无害版《冰与火之歌》

《冰与火之歌》的作者George R.R. Martin在1980年的时候出版过一本童书《冰龙》(The Ice Dragon),奈何彼时马丁爷爷还没红,所以尽管这本书早就出版了大家也完全不知道他这么早以前就开始坑小朋友了。今年这本书将再次出版。Luis Royo为本书设计封面。有消息说Luis Royo将完成全书的设计,马丁爷爷的官网上说Yvonne Gilbert会为内容配图。《冰龙》与《冰火》发生在同一个时代,讲述了一个叫阿达拉(Adara)的小女孩和冰龙的故事。这个小故事曾经在《冰火》里作为老奶妈给琼恩雪诺讲的传说客串出现过一回。 虽然配图如此精致,但是家长们最担心的肯定是马丁爷爷这本书到底适不适合小孩看呢?天真无邪的小朋友可能不太能接受自己心中最爱的主角会突然死掉这种结局。这里可以说,家长们,放心吧。马丁爷爷尚未凶残到让小朋友们伤心,这本书的内容完全可以作为小孩的床头读物。据说小时候在床头放如此炫酷的书,长大就能成为征服恶龙的勇士,看好你们哟。   图片来自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