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地带》:一半主旋律,一半病毒梦

p455801354
如果你最近时常打开苹果的APP STORE,也许总能看到在付费游戏下载排行榜上的前五位有这样一款名为《瘟疫公司》(Plague Inc.)的手游,大大的生化危机ICON足够你放下滑动滚动条的手指而迫不及待的点进去仔细的看一看这是一款怎样的游戏。事实上这是一款2012年5月就已经上线运营的手游,而他近期屡次爬上排行榜的原因基本上和正在爆发的埃博拉病毒和正在上映的电影《猩球黎明》有些许关系。当然你很轻易的就可以在这三者之间找到一个共同点:即他们都或多或少的与传染病毒挂钩。《瘟疫公司》主打反人类的游戏设定,玩家要相当努力的在全世界范围内尽可能的传染变异病毒,胜利的条件只有一个:灭绝全人类;《猩球黎明》论述猿族与人类之间的恩怨情仇,而双方此消彼长的重大因素也是来自于变异病毒;当然最后还是要回到当仁不让的主角身上,如果说前二者多少还带着点儿中二的影子,那么埃博拉病毒则一直在我们的现实世界中忽隐忽现,犹如幽灵梦魇一般潜伏在人类社会的某个阴暗角落伺机而动。当然这么耸动的绝佳题材一定不会被电影人放过,1995年沃尔夫冈·彼德森导演的《恐怖地带》(outbreak)上映,在专注的黑以埃博拉为代表的一众凶猛病毒的文艺道路上坚实的迈出了一大步。

肖申克是如何被救赎的

肖申克公映20周年际,名利场访到一众人等来了篇全情纪要。 这边厢粗略编译下,以纪念这部从录像带到VCD再到DVD,对我的迷影路留下不可磨灭痕迹的电影。 * *二十年前这一周,《肖申克的救赎》在美公映。在阿诺、老布当道的那个年代,肖申克票房一败涂地,这部2500万预算的中等制作初发行只勉强收回1600万。时过境迁,如今的肖申克已在IMDB评分榜独占鳌头六年,也曾入围多项影史榜单评选。 Morgan Freeman对此深有体会,“跑到哪儿,总有人说:‘《肖申克的救赎》——我看过最棒的电影’”。Tim Robbins表示同意,“我对天发誓,全世界——全世界——无论走到哪儿,总有人说:‘这片子改变了我的人生’”,哪怕是世上最有名的前囚犯也不例外,“我见(曼德拉)时,他表达了对肖申克的爱。” 这么一部长达142分钟(对多数观众来说,这长度如同无期徒刑)的近代监狱片,究竟是如何成为全球文化现象的呢?借用片中一句台词来说:“地质学研究的是压力与时间。总而言之就是如此,压力与时间。” ———————————————————————— 时间倒退到八十年代,那时的Frank Darabont还是个在好莱坞底层打拼的小人物。职业轨迹虽然惨淡,作为Stephen King忠实粉丝的他却胸怀志向:誓要拍出一部King小说改编的电影。 King小说向来是好莱坞一大金矿,喜欢提携后进的他有个著名规矩:需要敲门砖的新人导演买他的短篇小说只需支付一美元。1983年,二十出头的Darabont递给King一块钱,拿后者小说《The Woman in the Room》拍成了业余短片。但Darabont真正的心头肉是中篇集《Different Seasons》里那篇监狱奇谭《Rita Hayworth and Shawshank Redemption》。想把它改成长片的Darabont决定等自己混出点模样再来找King。时间翻到1987年,Darabont终于拿到了在好莱坞的处子编剧头衔——《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 3》,心想,也许是时候了。 得到King首肯后,Darabont开始着手剧本改编。96页长的原著看上去很不电影化,大部分内容是Red对狱友Andy的追忆,与好莱坞偏爱的高概念素材大相径庭。照Darabont的话来说,King本人都“不真正明白怎么能改出电影来”,“可对我来说这再明显不过。” 即便如此,Darabont自觉时机尚未成熟,五年后才真正上马改编,其间接了些《The Blob》、《The Fly II》这样的混饭编剧活。 改编过程中,一心要“忠实原著”的Darabont沿用了小说的叙事手法,甚至将一些对白直接搬上银幕。他也发挥创造了一些新的故事点,来加深电影主题,一并添上些电影特有的暴力佐料。在King的小说里,Brooks这个小角色最后平淡无奇在养老院过世,电影里Brooks的角色更凸显,给他安排的上吊结局更是引得无数观众为之唏嘘;小说里Tommy拿知晓Andy冤情作筹码,换去了轻囚监狱,电影里的他“被枪火击成碎片”;Darabont还把小说中诸位监狱长浓缩成Norton一人,他的结局也由锒铛入狱变为饮弹自尽。Robbins将完稿称为“我所读过最好的剧本。没有之一。”Freeman的夸赞没那么夸张,但也:不是最好,至少也是最好的之一。 拼老命八周写完后,Darabont的运气来了:剧本落到了“监狱沉迷”的Castle Rock老牌女制片Liz Glotzer手上。“不知啥缘故,我就是喜欢读监狱本子。任何监狱电影剧本过来,(同事们)都会说:‘噢,Liz会读的。’”监狱电影从来算不上是票房保障,这也让人为Liz向老板不投拍肖申克自己就走人的威胁捏了把汗。但她的激情纯是读了剧本后的真情回应,都“不忍心读完,是我这辈子读过最好的剧本。” 幸运的是,公司创始人兼“教父”,同时也是大导演的Rob Reiner对这剧本也“怦然心动”了。Reiner给Darabont开出一个无法抗拒的价码:传说300万,代价是得由Reiner来导。 这数字“大体上对路”,Darabont说,顿了顿后又说道“好在这儿把话说明了…这些年来我读到那么多猜测,现在有了互联网,每个屁都不知道的混球什么都知道。我听到有的版本说,关于剧本有过一些权力斗争,可真相再简单不过。” Reiner本人也在中篇集《Different Seasons》里淘到过金子,把小说《The Body》改成了奥斯卡提名的86年电影《Stand by me》;而后还拍过同样大受好评的King小说改编电影《Misery》。借着92年《A Few Good Men》热卖的东风,Reiner觉得主演的Tom Cruise同样能扮好肖申克里的Andy Dufresne。虽然Darabont推销剧本做的是连带执导的一揽子买卖,Castle Rock还是问他能否另作考虑,用“一大堆钱”来换取Reiner与Cruise再度携手的机会。 出生于法国难民营,幼时在洛城贫穷度日的Darabont感到了诱惑。“在我熬编剧的日子里,几乎连房租都交不起。”肖申克这票买卖还终于能让他在编剧这门职业里登堂入室。Glotzer也证实Darabont为此“深受折磨”。雪上加霜或者说锦上添花的是,Castle Rock还答应:要是这次能妥协,会资助Darabont拍任何其他想导的电影。令人吃惊的是,Darabont最终还是拒绝了,“你可以不断为金钱推延自己的梦想,然后,一直到死都没做成想做的事。”尽管如此,亲执导筒的决定让他“极度紧张。做这行被操再容易不过。照合同办事,(Castle Rock)大可以在初次会议后就炒了我,说我不称职什么的,然后就,噢,我们会让Rob Reiner代替你。” 然而,Reiner对得起自己在圈内“高风亮节”的名声,最后扮演了Darabont导师角色——不过,照Glotzer的说法,这事确也让他内心留了个结:“Rob开玩笑说:‘(《Different Seasons》在我桌头放了这么多年。按说我们总该读过下一个故事吧!可我们没有。”(按:中篇集里其实肖申克才是第一篇) 导演一到位,选角随之开始。小说的叙事者是个爱尔兰裔白人,Red这个诨号正由此而来。 Darabont想到了最爱的Gene Hackman、Robert Duvall,可他们都没法接。最后是制片Glotzer撇开种族问题推荐了Morgan Freeman。 主角Andy给了90年代那些大明星们,Tom Hanks和Kevin Costner都拒绝了。Tom Cruise很喜欢这剧本,甚至和电影人坐一起读了本子,但最终决定放弃,只因为不想听菜鸟导演发号施令。Cruise考虑过还是接下这片子,前提是Reiner同意更多涉入。“Rob说:‘不,如果你同意和(Darabont)一起拍,那是他的电影,”Glotzer说道,“所以Tom Cruise没接手。” Freeman坚称是他推荐了Tim Robbins,Darabont对此表示服从,“如果Morgan说是他提到了Tim,我完全愿意以他的话为准。”前一年凭《The Player》荣膺戛纳影帝的Robbins事业蒸蒸日上,算得上是一线男星。正是靠了这种一线地位,Robbins坚持要Darabont起用老资格摄影师Roger Deakins,好平衡Darabont本人经验上的不足。Deakins刚和Robbins在科恩兄弟的《The Hudsucker Proxy》有过合作。未来的“黑道大亨”James Gandolfini因《True Romance》婉拒了强奸狂Bogs角色;Brad Pitt原本已经接了Tommy这角色,结果《Thelma & Louise》里卖肉一炮打响,从此只演主角,就此退出。

韩松的残酷剧场

1
1
参与今夏CG动画电影《龙之谷:破晓奇兵》的大千阳光(Big Big Sun)宣布着手中国科幻作家们的作品改编计划,其中的作品包括了韩松的《红色海洋》、拉拉的《绿野》、《周天》、陈楸帆的《深瞳》等等,其中韩的《红色海洋》还一拍就打算拍成三部曲。
《龙之谷:破晓奇兵》的完成度和制作应该都是近一段时间里国产(CG)动画中的佼佼者,大千阳光在本片中负责了其中艺术导演、执行制片及特效后期等环节。大千阳光于2013年创立,创办者为女导演毕维,她也是本次计划中《红色海洋》的导演。毕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获得舞台设计专业学士学位,后在获法国SUPINFOCOM高等学院动画导演专业硕士学位。除了担任《红色海洋》导演以外,她还将出任《周天》艺术导演一职。

埋汰电波VOL.30 – 扁平地球

Orlando-Ferguson-flat-earth-map_edit

Flat Earth map drawn by Orlando Ferguson in 1893

地平說是一種世界觀,認為地表一塊平面,而不是一塊巨大的球面。这种观点是绝大多数民族自古以来所持有的观点。
直到古希臘時代,约前4世紀,许多古希腊学者开始利用科学(而不是基于宗教或者神话)讨论地球形狀。後来,亚里士多德总结了3种方法来证明大地是球形的:
越往北走,北极星越高;越往南走,北极星越低,且可以看到一些在北方看不到的新的星星。
远航的船只,先露出桅杆顶,慢慢露出船身,最后才看得到整艘船。
在月食的时候,地球投到月球上的形状为圆形。
埃拉托斯特尼第一个提出公式计算了地球的半径,尽管由于当时的观测精度有限,其结果与今日之观测相差甚大,但表明当时的人们已经知道大地是球形的了。
此后,西方人大多数都认可大地是球形,托勒密建立的地心说即基于地圆说之上。中世纪时,罗马教会将地心说奉为正统,更加速了地圆说的传播。最後到地理大發現時代麥哲倫繞地球一周直接证明了地圆说,地平说才被徹底證明是錯的。
但在欧洲以外的世界其他地方,直到西方人将地圆说传入当地之前,除古埃及文明和中华文明以外,包括了印度文明都没有意识到大地是球形的。

低潮之后,Frank Miller归来

先平复一下看到标题图片惊喜与惊吓同在的复杂心情。《罪恶之城2》上映连线采访了Frank Miller,顺便回顾大师的前半生。 我们看见一个独自痛苦蜷缩的中年男子。他的衣服破了,眼睛肿得睁不开,但是拳头仍然紧握。他是一个英雄。他就是蝙蝠侠,Frank Miller创造的那个蝙蝠侠,此刻正出现在Miller的T恤上。 Miller微笑着。他正坐在位于曼哈顿地狱厨房附近的工作室内。他的胡须里掺了些红棕色,眼睛水汪汪的看上去很温柔,长发从草帽下露出一截。而且因长期的伤寒,他咳嗽的厉害。但不要被那脆弱无害的外表所迷惑。Miller手握着一支世界范围内最强的义军,他们被一个堕落的社会推向边缘。而正是这支队伍,过去三十年间在流行文化中屡屡引起共鸣。1986年,他的突破之作,《蝙蝠侠:黑暗骑士回归》,颠覆了以往道德高尚的英雄人物的形象,塑造了一个坚毅的都市勇者,这也让传统纸质漫画书重新席卷了书店。他创造了独立漫画《罪恶之城》,一部黑白悲剧选集,后来他和Robert Rodriguez一起将这部作品搬上了大银幕。他的漫画小说《300》让Zack Synder跻身一线导演行列,也引发了一票想要复制其成功的模仿者们。他的主角们都是斗士、孤独者,他们因内在对正义的追求而与周遭严酷的环境做着斗争。他们常常流血但从不屈服。 Miller对自己价值观的直言不讳并不仅限于漫画书和电影。他的特立独行足已证明他有资格跻身漫画业界反剥削反审查的最强音之列。但与此同时,Miller又有些像他自己刻画的那些反英雄角色:其极度的我行我素往往反将自己推上独木桥。他创作的一部分图像小说甚至令他的不少粉丝都望而却步,其中一部被连线评价为“有史以来最恶劣、最粗俗、报复心最强的小说”。他随后在网络上的回应引起了公愤,一部分的公愤甚至来自于他最忠实的支持者。近些年,他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这种情况到此为止了。八月底,Miller以编剧和联合导演的身份带着《罪恶之城2》回到了聚光灯下,作为2005年那部令他名利双收的作品的续集。无法保证这不是一部重复的表演。剧本——改编自原作亦加入了新的素材——已经被打磨了数年。原定2013年十月上映却被推迟了将近一年。从创作阶段开始,这部电影就没有给媒体透漏什么。Miller和Rodrigues再度携手,原版卡司(Bruce Willis, Jessica Alba, Mickey Rourke)和新角色(Joseph Gordon-Levitt ,Eva Green)的加入,让这部电影听起来应该不会太不好看。问题在于Miller能否再次整合这些力量来产生一部令人着迷而非怪异的作品。 而现在,他只是一个坐在自己工作室里的男人,谈论着一直喜欢的乡村音乐。不出意料的他喜欢Jonny Cash和Kris Kristofferson这样的反叛者。但是Emmylou Harris的女高音却最能打动他。他在原版《罪恶之城》的关键一幕中用了Harris翻唱Neil Young的” Wreking ball”。看这个镜头时,他哭了。Miller尤其喜爱她翻唱的Bob Dylan的作品,特别是翻1976年《Desire》那张的。“Bob Dylan总是用一种近乎疯狂的方式演唱”,Miller说,“但是她始终可以把他拽回来。” Miller曾有过如此的伴侣,但几年前他们分开了。“现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像Emmylou这样的人了,真的,” 他说。“我现在更偏爱独奏。” Miller在佛蒙特的乡间长大,有六个兄弟姐妹。每当他受不了大家庭的喧闹时,会在家周围14英亩田地里扮演人猿泰山,爬到很高的树上,然后从树枝之间掉下来,最后血肉模糊的回家。他的母亲,一位战地护士,从不娇惯他。“她会把我扔到浴缸里,当时我才五岁,然后给我洗头,给我贴好创可贴,就又让我出去玩去了。” 在遍体鳞伤的日子里,他在当地的电影院看了《斯巴达三百勇士》,见识了绝境之中的人钢铁般的意志。还有Mickey Spillane, Raymond Chandler, Dashiell Hammett的那些侦探电影,给他树立了另一种硬汉的榜样。“那个到处是穿着长风衣,带着大手枪的反面角色的世界,还有那些美丽的女人们,他们都帮助我找到了自己专注的方向。”他说。还有Spillane的忠实爱慕者Ayn Rand,她的浪漫主义宣言让他体会到英雄小说的魅力。当他在高中管理校报的时候,他在报纸上攻击那些老师们所做的他看不惯的事情。“他们根本阻止不了我,”他说,“因为我知道如何运用纸媒的力量”。 Miller在1976年搬到了《出租车司机》时代的纽约,一个紧张兮兮、瘦骨嶙峋的乡下青年,一台伊卡博德起重机,身处这个“处处危险”的城市中。那段用花生酱三明治和廉价汉堡充饥,用偷来的链条锁车的日子里,Miller处处碰壁。回佛蒙特采油去吧,人们都这么跟他说。他找了份工作,在陌生人的仓库里干着木匠活,结果雇主是个被黑手党追杀的可卡因贩子。Miller有天走进仓库看到“有几个人拿枪指着我。下一件记得的事情,就是我在三个街区之外,大口喘气。” 这绝对不是这城市给他的最后一次恐吓。 但他仍然经常跑到他最爱的蝙蝠侠创作者Neal Adams的工作室去,为了获得指点。这个紧张的孩子总是安静地听完Adams对他的自制黑白犯罪漫画耐心剖析。“他告诉我我没天分,而且我根本就不可能成功,”Miller说。“但问题是每次我找了份工作都会被炒掉。所以不去画漫画我根本就无事可干。” “让他停手就像是想要违抗天命,”Adams说。“他就像一块海绵。最后一次他来的时候带了六页纸的稿件。我看了一遍跟他说哪不对,哪可以改进。他说’你这么说我是不是得重画一遍。’ 我说,’好吧,是的。’ 他说’好的,但是问题是,我投了搞,他们收了。’ 我说,’既然这样,不用重画了;我想你已经开始了自己的事业。’ ” 从此,Miller开始了自己的漫画生涯。1979年他开始了《超胆侠》的绘画工作,不久就开始成为这个系列的编剧,这让他成为了全世界超级英雄漫画界罕见的人物:一个被允许创作剧本的艺术家。八十年代末,超胆侠利落的对话和富有创意的卡通形象开始大卖起来,也让Miller成为了业界新星。“Frank开拓了漫画新疆域,是漫画界的先锋,” Jenette Kahn说,她是当时DC漫画的总裁和发行人。“所以我约他午餐,然后跟他说’告诉我你想要做的,无论你认为它有多不可能实现。’” Miller创作了《浪人》,一部融入了八十年代赛博朋克的反传统科幻武士传说。这项充满野心的计划对DC来说却有很大风险:Miller向来喜欢创作自主和保留版权。“Frank不喜欢仅仅因为他为一个公司工作就对公司言听计从,”Lynn Varley说道,她为这个系列上色。“他想要打破这个体制,就像Cary Grant打破了好莱坞工作室体制一样。“ 《浪人》带有强烈的Miller和Varley的印记,无论是专业角度还是私人角度。在长时间工作的相处中,他们开始约会然后搬到了一起。当1983年夏天《浪人》发表的时候,好评如潮。Varley的色彩给了Miller的艺术以更大深度和名气。“这几乎改变了整个行业,”Khan说,“给未来的漫画的发展树了新路标。“ 虽然Miller的事业已经起步,但曼哈顿的日常暴力却屡屡对他造成伤害。“纽约已经不宜人居了,“Miller曾对一个朋友说。在忍受了一个月三次打劫之后,他和Varley决定逃去LA生活。当她到西边寻找新住所的时候,他留下来找些工作,让他们可以尽快付清欠款。有一次他把一张支票放在口袋里,又一次,有人想要打劫他。“Frank对那个家伙大发雷霆,”,Varley说。“他也没打那人或者怎样,他只是暴怒了,然后那家伙被吓走了。我们当时在处于崩溃边缘。” 这些情绪或许都促生了Miller的《黑暗骑士》,它重新将蝙蝠侠定义为一个心怀怨恨,头发竖起的55岁男人,每天都准备好了打击犯罪。1986年出版,同年Miller 和 Varley结婚。它成为了一个文化现象,得到了滚石和Spin长篇累牍的报道。评论者和读者们都被他对原始素材的重新诠释深深吸引。和同年出版的Alan Moore的《守望者》一起,《黑暗骑士》给漫画界争回了面子,也向媒体们展示了他们打破新闻摊和漫画店局限的重要超越。他们一起巩固了漫画作为一种文学形式的可行性,而且塑造了当代的矛盾英雄形象——黑暗骑士明显启发了蒂姆波顿1989年的蝙蝠侠电影和受其影响的后继者。Miller当时是一个充满善意的公众人物。他早就是漫画圈子里声音最响的一只牛氓——组织人们去打击MPAA——有点像评级系统,为那些因狂热反淫秽斗士们而遭遇损失的零售商们筹款——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他已经是一个被粉丝们绑架的名人了。 黑暗骑士的几年之后,Miller发现自己处于职业的十字路口。声名鹊起“有点让他乱了阵脚”,Varley说,“一个体会过成功的狂喜的人,都会在成功之后经历困惑而且很难再理清思绪。”Miller尝试过写剧本,他为两部《机械战警》写过剧本,但是电影没有成功,好莱坞的苦差让他异常痛苦(“你得一直小心”我爱你’这句致命的话,”他说,”这意味着’我已经把匕首插进了你的背而且正打算要把它拧一拧。’”) 但他永远也无法完全舍弃电影业。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看着他漫画长大的一代人开始在好莱坞崛起,他们开始想要翻拍他的电影了。艺术家Geof Darrow对Nerdist说沃卓斯基曾想要把Miller和Darrow的漫画Hard Boiled改编成动画电影,但是Miller拒绝了,总想和尼古拉斯凯奇拍个动作片版本。(Darrow 和 Miller现在都对这事没法确认)。Darren Aronofsky与Miller合作改编了《浪人》和《蝙蝠侠:第一年》。“Frank发现写剧本的过程简直令人窒息。他总是从LA郁郁寡欢地回来,”Varley说。“在外你遭受打击,但是还算有个不错的薪水,然后你就回家继续画漫画。” 这部漫画保存了最纯正的Miller的想法。《罪恶之城》在1991年诞生,彼时Miller拿起了自己已疏于使用的钢笔,回归到了那些从不卖座的黑白犯罪传说中。就好像所有的一切,后院的那些擦伤,Spillane 和Rand, 超胆侠和蝙蝠侠,在好莱坞写剧本时的那些心碎往事,都统统被他蒸馏提炼。在Miller的世界里,主人公不大可能会挺身反抗最邪恶的力量或者对面直视邪恶。在这个世界里忠诚是一种美德,但是有情人却不能终成眷属,老面孔意味着危险。那些激烈的打斗定义着孤胆英雄的身份,他带着复仇的任务。有时险象环生。

埋汰电波VOL.29 – 喜剧电影书呆子靠番外篇(English)

Ok guys, MOTORMASTER here, and this is Ethermetic Podcast Episode 29 (cough cough, sorry for my poor memeory during the recording), and in this arguably the first ever Chinese GEEK podcast recorded in full English (look how TALL BIG UP we are!!), we have two very special guest here: the uprising young Shanghai comedienne Leia Luo, who is famous for her deadpan all english delivery in local standup scene, she also hosts one audio podcast COVV (which seems to be waiting for new episode forever now, definitely not like the show we are doing here, right?

生化奇兵

bio_15
“They told me, ‘Son, you’re special. You were born to do great things’.
You know what? They were right.”
之前刚在埋汰电波里和大家聊了聊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上周便传来经典之作《生化奇兵》登陆ios平台的消息。感慨之余,不觉也想回顾一下这款我十分喜爱的异色敌托邦FPS作品。
另,虽然下面只是按我个人理解做的一些介绍,不过剧情基本都透露了。如果有兴趣体验游戏请不要阅读。

辛普森一家与神秘博士的多年爱恨

Doctor Who最新一季还没有看,国外的童鞋们先扒出来他和辛普森一家那段不得不说的往事。 首次出现 第七季 “Sideshow Bob’s Last Gleaming” 时间可以追溯到1995年的那个十一月。Tom baker着全套博士服装上阵。 第七季 “Bart the Fink” 1996年的四月 漫画哥推着一车墨西哥卷饼从饼店里出来然后说“嗯,这么多粮食储备应该够进行神秘博士马拉松了。” 第十季 第九集 “Mayored to the Mob” 1998年12月 Tom baker在漫展上再度出现给小盆友们签名~ 第十一季 “Treehouse of Horror X” 1999年 漫画哥的神秘洞穴里放了好多科幻人物被封在塑料袋里,其中有一只就是那谁博士。 第十八季 “Springfield Up” 2007年 里头有一句台词说:“Check with me in 8 years, Doctor Who. I’ll be kicking your ass with a golden boot!” 第二十三季 “Holidays of Future Passed” 2011年 未来伦敦一瞥中出现Dalek 第二十四季 “The Day the Earth Stood Cool” 2012年12月

埋汰电波VOL.28 – The Twilight Mom

本期节目请到当年汉化妈妈三《地球冒险3》的@感恩而死一起畅聊汉化期间的❤、路、历程。。。 当然,跑题依然是无法避免的。 View in iTune / 荔枝电台

埋汰电波VOL.27 – 他说这这这都都是阴阴阴谋(二)

『我们现在拥有可以将ET送回家的技术,这并不需要花一辈子的时间。之前的公式有一些错误,我们已经搞清楚了,我们现在有能力周游群星。首先,你要明白我们无法使用化学推进引擎做到这一点,第二,我们必须搞清楚爱因斯坦的错误,并发展出一种截然不同的新式引擎。』 —- BEN RICH 臭鼬工厂工程总监 View in iTune / 荔枝电台